你理財,互聯網理財平臺!
當前位置: 互聯網理財 > 網貸快訊 >

第一財經:城商行利息收入支出倒掛,關注類貸款占比超過10%

2019-06-19消息,

利息收入、支出倒掛,關注類貸款占比超過10%,利潤規模腰斬——這些“偏離”正常軌跡的數據,讓因為延遲披露年報而引發關注的銀行,有了共同的“問題”。

近日,姍姍來遲的吉林銀行年報披露,2018年末,該行利潤總額、凈利潤、扣非凈利潤三項指標,分別大幅下降59.8%、 62.07%、66.67%。而至今沒有披露2018年年報的邯鄲銀行,在2019年一季度,貸款收入甚至出現了凈虧損,依靠投資收益才“勉強”實現盈利。

不僅如此,截至2018年末,吉林銀行的不良貸款已達61.85億元,增幅高達90%以上,不良率達到2.82%,關注類貸款更是高達220億元以上,而在同期,該行貸款規模只有2192億元。同期,保定銀行的逾期貸款大幅增長了2.8倍以上。

資產質量惡化、不良率急劇上升,讓一些銀行的貸款業務幾乎無錢可賺。年報數據顯示,僅2018年,吉林銀行的貸款類減值損失就達40.2億元,保定銀行也達到了4.4億元,但同期兩家銀行的營業收入分別只有約87億元、24億元。

個別銀行利潤腰斬

高度依賴投資、類信貸等同業業務盈利,是一些未按規定期限披露年報城商行共同存在的現象。

年報數據顯示,2018年,保定銀行實現營業收入23.64億元,同比增長超過18%;但11.82億元的營業利潤,同比卻下降了1.12億元,降幅接近9%,同期,該行實現凈利潤10億元,同比增加約7000萬元,增幅約為7.8%。

與保定銀行相比,邯鄲銀行、吉林銀行的情況更難言樂觀。邯鄲銀行至今尚未披露2018年年報,但一季報顯示,2019年一季度,該行營業收入4.89億元,凈利潤1.35億元,同比分別下降約6200萬元、1.05億元,降幅分別約11%、44%。

吉林銀行年報數據顯示,2018年,該行實現營業收入87.18億元,同比下降3.61%。此前的2016年、2017年,該行營業收入分別為91.89億元、90.44億元,已經連續兩年下降。

吉林銀行的盈利指標更是出現斷崖式下跌。2018年,該行利潤總額16.02億元,同比下降達 59.8%;凈利潤、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1.57億元、10.1億元,同比大幅下降62.07%、66.67%。

根據已披露年報,不難發現,保定銀行、邯鄲銀行、吉林銀行,“勉強”實現盈利主要是靠類信貸、投資收益。

根據年報數據,2018年全年,保定銀行利息、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,分別只有2.41億元、3.44億元,而投資收益則高達17.7億元,為利息、手續費及傭金收入總額的3倍以上。

從具體結構來看,保定銀行投資收益主要包括交易性、持有至到期、可供出售、應收款類資產四個類別,金額分別為2957萬元、1.45億元、6.78億元、9.21億元,合計金額同比增長約4.8億元。

吉林銀行也是如此。2018年,該行貸款利息收入106.5億元,而投資利息、存放央行及同業、買入返售等利息收入,分別達到48.34億元、7.7億元、1.48億元。投資利息收入又主要包括債券、應收款利息收入,金額分別為19.7億元、28.6億元,其中應收款投資利息收入同比增加高達19.2億元。

與上述兩家銀行相比,邯鄲銀行的利潤幾乎完全來自投資收益。2016年、2017年,該行營業收入31.17億元、25.96億元,利息凈收入只有4.42億元、3.93億元,占比僅為14%、15%左右,投資收益則高達26.22億元、25.76億元。

進入2019年,邯鄲銀行利息收入占比進一步下降,并且出現了凈虧損。截至2019年3月底,該行利息凈收入為-1.49億元,貸款利息收入已經不能覆蓋成本,投資收益卻達6.46億元。

關注類貸款最高超過10%

利潤高度依賴投資,甚至幾乎完全依靠投資盈利,與一些城商行資產質量惡化、不良率急劇上升存在直接關系。

年報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12月底,保定銀行不良貸款余額6.68億元,不良率為2.04%,同比2017年底的1.25%,大幅上升0.79個百分點,上升幅度超過60%,不良貸款偏離度約為100%。

不僅如此,該行逾期貸款也出現大幅增長。截至2018年底,保定銀行逾期貸款總額7.84億元,比年初的2.03億元增加5.81億元,增幅達286.21%,其中逾期90天以上至一年以內的貸款為4.75億元,逾期一年至三年的貸款8803萬元,逾期三年以上的貸款1.06億元。

根據年報披露,吉林銀行的不良貸款上升更為明顯。截至2018年底,該行不良貸款余額達61.85億元,同比增長約29.5億元,增幅高達90%以上;不良率為2.82%,同比上升1.1個百分點,增幅達到64%左右。此前的2016年、2017年,該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.71%、1.72%。

而這還是大量處置不良資產之后的結果。2018年,吉林銀行共清收化解不良資產57.68億元,處置抵債資產1.07億元。這樣的資產質量已經遠超銀行業和城商行平均水平及同期增速。銀保監會統計顯示,2018年底,全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.83%,同比上升0.09個百分點;城商行同期不良率為1.79%,同比上升0.27個百分點。

如果按照不良貸款偏離度指標衡量,吉林銀行的不良率,存在諸多疑問。

截至2018年12月底,吉林銀行逾期貸款高達188.47億元,在其2192.79億元貸款中的占比達8.5%以上,同比增加近58億元。其中,逾期三個月至一年的貸款61.84億元,逾期一年以上至三年的貸款57.48億元,逾期三年以上貸款34.1億元,同比增加近21億元、-2.48億元、11.67億元。

按照上述數據計算,截至2018年底,該行逾期90天以上貸款合計達153.42億元,與同期61.85億元的不良貸款余額相比,不良貸款偏離度(逾期90天以上貸款與不良貸款的比例)高達248%以上。

更為嚴重的是,除了已經暴露的不良資產,畸高的關注類貸款更是成為一些城商行資產質量的潛在風險。

披露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底,吉林銀行的關注類貸款余額高達227.5億元,同比增加65.1億元,規模也達到同期不良貸款余額的3.55倍左右。在全部貸款中的占比高達10.38%。

根據監管數據,2018年底,商業銀行貸款余額合計約110萬億元,關注類貸款余額約3.46萬億元,占比約3.14%。據此計算,吉林銀行的關注類貸款占比達到同期行業平均水平的3.3倍以上。

利息收入支出倒掛

投資、類信貸業務收入、利潤,成為利潤的主要來源,一些城商行似乎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從披露數據來看,一些城商行的貸款業務幾乎賺不到錢,甚至出現利息、成本倒掛,凈利息收益率持續下降。以邯鄲銀行為例,2016年、2017年,該行利息收入約35.1億元、42.1億元,但支出卻高達30.7億元、40.8億元。

到了2019年,這種情況進一步惡化。2019年一季度,邯鄲銀行的貸款利息收入約8.44億元,但利息支出高達9.93億元,利息收入已經無法覆蓋利息支出。

保定銀行的利息收入雖然未曾虧損,但收益率已經很低。2018年,該行利息收入24.95億元,但利息支出達22.53億元,利息凈收入僅約2.42億元,相較318.2億元的貸款規模,凈利息收益率不足0.8%。

吉林銀行的貸款利息收入規模雖然較大,但卻被高額的不良貸款所侵蝕。2018年,該行利息凈收入為77.48億元,非利息凈收入9.7億元;撥備前利潤48.78億元,同比增長3.74%,總體業績表現不算很差。

凈利潤、扣非凈利潤“腰斬”,主要是計提大額貸款減值準備所致。截至2018年底,吉林銀行貸款損失準備達97.2億元,同比增加23.5億元,而其類信貸、投資類資產減值準備卻少得多,其中應收款類投資減值準備8.82億元,應收利息減值準備1.31億元。

同時,吉林銀行還產生了大額資產減值損失。截至2018年底,該行資產減值損失34.14億元,減值支出34.14億元,比上年增加24.06億元,同比增長238.31%,其中貸款類減值損失就達40.2億元。

如果沒有投資類業務收入,吉林銀行2018年能否盈利可能是未知之數。截至當年底,該行金融市場業務總額823.7億元,同比減少563.8億元,降幅達40.63%,負債總額823.51億元,下降581.6億元,同比下降41.39%,實現凈利潤17.03億元,降幅30.26%,其中投資收益9.77億元,中間業務收入1.61億元。

而其金融市場業務,基本屬于同業業務。截至2018年底,該行資產中,存放同業資產余額35.16億元,拆出資金余額13.4億元,買入返售余額38.6億元、應收款投資余額318億元、可供出售資產216億元、持有至到期資產約316億元、公允價值計量且計入當期損益資產約21億元。

保定銀行同樣存在這種情況。根據年報披露,2018年,該行資產減值損失超過9億元,其中當年提取7.22億元,而提取的貸款減值為4.4億元,占比超過60%,成為影響其利潤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同樣的額度、同樣的三步申請,一分鐘就可貸款。門檻更低、費率更低、品種更豐富申辦入口

211期p3试机号